作家網

首頁 > 自由詩 > 正文

萬物含情(十八首)

萬物含情(十八首)
 
作者:天宇
 
再 見  
 
再見
眼里就是花朵
花朵后面
就是大海
 
再見
你已蓋好了房屋
劈好了柴火
安頓了家人
 
再見
你已備好了美目
洗凈了善心
提著滿籃的春風
  
跪 禮
 
跪禮
是人類發明的
表達最高敬重的
一個禮節行為
 
過年  我們給祖先
行跪禮
祝壽  我們給長輩
行跪禮
結婚  我們給天地
也行跪禮
行跪禮的姿勢
是雙膝跪地
雙手合十
從天空劃向地面
表達最溫柔的善
和最崇高的敬意
 
不知什么時候
人們把跪禮
流于一種形式
做禮的時候
常常心不在焉
 
而我卻發現一種跪禮
標準到精準
一位武漢的老人
跪在送別的街頭
向著醫護行跪禮
這個使我
淚流滿面的鏡頭
讓我雙膝跪地
模仿著這個姿勢
準備著行一次
最高標準的跪禮
 
鞠躬禮
 
鞠躬禮也是人們
發明的一個高級行為
雙手并攏緊貼褲縫
身體前傾
彎腰九十度
這個姿勢
常常伴隨著哀樂
莊嚴  肅穆  悲泣
并且表達一種
絕對的敬意
 
因為莊嚴  圣神
連成年人的一生
也做不了幾次
可是我發現
在武漢的街頭
一個三歲的孩童
向著一個成人的護士
行起鞠躬禮
護士也莊嚴的還給
孩童一個鞠躬禮
這同樣是一個
讓我淚流滿面的
有著精神高度的
鞠躬大禮
 
生 命
——懷念一位朋友
 
土里有你
你是誰?
你已成土
 
風里有你
你是誰?
你已是風
 
光里有你
你是誰?
你已是光
 
你?
世上有過你
你是抽象
你是概括
你也是有和無

空 間
——贈一位友人
 
天上的云朵
地上的泥濘
你在中間
 
前方的日光
后面的山岳
你在奔跑
 
向著云
舉起手臂
越舉越高
向著日光
奔跑    
越跑越遠
 
希望夾雜著
復雜的心
從不知道停歇
 
一個人
永遠在
天和地 在
故鄉和遠方
之間奔跑
 
聽 雨
 
聽雨  滴滴答答
心情平緩一點
內心古雅一些
那就會是 雨打
芭蕉的古代美感
 
但會有一團微火
在象征的云團里
顯出意象的具象
在超現實的氣息里
輕輕地燃起
 
會是黃河富裕省份的
緊鑼密鼓的生意吧
似乎不像  也模糊不清
會是那人流穿梭
如熱鍋螞蟻魔都的
心跳加快的生存
但愿那是一種記憶
渤海港灣的游龍
飛馳而過  卻在
鼠標下安全而平穩
流落黃海邊的那一朵
動蕩的小船
終究用顛簸不安
將北方的牛犢
趕回渤海杏林深處
而在金條圍堵的城里
斗智斗勇者
令人提心吊膽
此時的雨聲里
是火燒火燎的焦慮
還是舒暢坦然的酣眠
預想問知一二
終究還是個二難選擇
 
聽雨  雨聲
還是滴滴答答
沙漠深處的煙囪
亦或天府盆地的麻辣
似乎都很遙遠
似乎皆可放遠
 
聽雨  雨打樹葉
滴滴答答
一座偏遠村落
幾處屋舍
炊煙裊裊
年高的老人
減去太多的惆悵
一座高處的福地
經歷了九只火鳥
經受過狂風怒號
經歷了缺吃少穿
以及餓扁人的光景
守住了一片高地
把根也扎了下去
 
聽雨  雨打樹葉
仍然滴滴答答
那一場洪水
讓人們逃向高地
經過了三過家門
而不入的大禹
才有人子向著
東方的朝鮮之境
一步步挺進
 
聽雨  雨打樹葉
聽雨  雨打芭蕉
能聽到高處的福地
那里是高陽里
汗流浹背的螞蟻
在鼾聲如雷中歇息
煙雨江南里
才子吹起了長簫
佳人飄過了拱橋
 
黃昏的時光
 
下午在很快的消失
在彎彎拐拐的沒有
走完的山路上消失
在玉米林的清香里消失
在閃亮的棗樹葉上消失
在老鼠它舅明艷的
花朵上濃烈氣味里消失
在高高的白楊樹上消失
在一根龍棗槐樹的根上
好快的消失
 
夏天在一個奶山羊的
長長的乳房上消失
在一個裸體男人的
焦灼的汗液中消失
在青紗帳里一閃的
鮮艷的倩影里消失
夏天在一個長長的谷底
在千嶂里的山影上消失
在彩云的變換
和落日的留戀的婆娑的
發紅的眼里消失
 
黃昏又從明月里升起
在閃亮的星光里升起
在彌漫著果香的少年的
驚懼的記憶里升起
在另一個長長的夢中的
早晨的日光里鮮艷升起
        
靈魂的莊稼
 
靈魂的行進
抬起左腳
又放下右腳
走進白天
又走進夜晚
一會兒是左腳
擁抱大地
一會兒又是
右腳探望天空
樁樁人影
左搖右擺
搖搖晃晃
顯出笨拙神態
一會走進寒冬
一會又走進早春
 
靈魂的行進
左右不得
也焦急不得
也不要
用左腳的深沉
丈量右腳的輕佻
也不要用
右腳的歡快
丈量左腳的凝重
靈魂的腳印
一輕一重
經歷悲傷
受盡磨難
才會功到自然成
 
放眼望去
眼界里滿是
一望無際的人影
一大片靈魂的莊稼
 
村 樹
 
在村莊里
樹  是和我相伴
最多的事物
就像村里的住處
 
樹  是和我相伴
最久的生物
就像我的先人
樹  是村里的爺爺
年齡大了還住在村里
樹  是村里的母親
深情執著地站在村口
 
在村莊里  樹
是最善良的生物
小的時候會被
小豬拱圍被羊群斷肢
也會被不知事里的
小孩斬身
但經過了春夏秋冬
樹  都能頑強的存活
樹  是浪漫的生物
它把遠行
當作目力的鍛煉
一次次向高處生長
向遠處眺望
樹  也是智慧的生物
它知道它知道要生存
只有把跟扎到最深處
緊緊地緊緊擁抱大地
 
樹  在村莊里
是最會創造的生物
春天里它們會相約
像一起下地育苗一樣
趕趟兒似地開花
夏天它們會頂日勞作
在一陣陣風中
擦著汗水打著招呼
秋天里又比著繁育
一棵棵比著碩果
在冬天里比著忍耐
在陣陣寒風中
咬著牙關
一天天賽比意志
 
樹  在村莊里
是最執著地事物
當那些羊群牛群
都走到養殖場
它還清純地站著
一天天看著擔水的
溝路被棗刺封存
下地的的土路
被小草長滿
一片一片的莊稼
在一塊一塊地縮小
樹 村莊里的樹
曾經高挺的樹
有些就背駝了
有些就腰彎了
 
樹  一些年齡大了的
樹  就被人拉到城里
拉倒嶄新的村莊
沒有過慣城里生活的樹
總是把頭抬到更高
它的目光穿過河流
穿過大山
在大地的深處
尋找它的村莊
尋找它的伙伴
去遙遠的故鄉里
尋找它的親朋    
 
山桃樹 
 
一叢一叢
長滿葉子的山桃樹
結滿了山桃
站在塬邊
 
我摘下一顆桃子
在衣服上擦了擦
那味道酸酸甜甜
有九龍川
黃甘桃的鮮味
可這么美味的仙桃
除了鳥兒叼食的殘跡
也沒有蜜蜂和野蜂
嚶嚶嗡嗡的身影
我也不知道
春天到來的時候
燦爛的山桃花
鮮艷在塬畔
是否有過蝴蝶
前來采風
有過蜜蜂兒
前來擷蜜
有過眾鳥兒
圍攏唱歌
 
小小的山桃樹
結滿桃子的山桃樹
后面站著它的父母
兩棵枯瘦的樹桿
一棵舉手
一棵俯身
 
山桃樹的一生
先開滿鮮花
再結滿了果實
等待了一世
期盼了幾代
在夢中等來了
那采風的祝英臺
那摘果的梁山伯
 
飼養員
 
你看剛生的牛犢
調皮又可愛
生動的奔來又跳去
 
你看牛犢
拴起來并不困難
小小的措施
它就上套
 
你看長大的牛
喂起來也不艱難
半桶清水
一捆麥草
少許黑豆
它就膘肥體壯
 
你看壯碩的牛
多么有力
只要捎施鞭子
半晌午就能犁
半隴的土地
 
你看牛老了
再也沒有用場
索性宰了吃肉
牛肉吃完了
牛湯喝光了
南墻曬干的牛皮
你也把它賣了
 
你把牛
使喚了一生
牛從來沒發脾氣
可是老年的你
總是失眠
夢見以前的牛窯
牛還在
你被衣下床
空蕩蕩的院子
卻只有一陣陣冷風
 
老 馬
 
馬老了
就會收攏
奔向彩云的勁蹄
馬老了
你回到破舊的槽頭
喝些苦澀的水
吃粗糙的草料
等待著你的主人
備好了舊碗
拿上了破衣
為你拴上老蹬
沿著征戰的古道
你們再去乞討
 
馬老了
要離開老屋
人們看不見它流淚
也看不見它一次次回頭
 
古城墻上
 
高昂的原體
驚人的舉起人子
奉獻給白云
為了生命
它堅挺而賣力
 
遠古洪荒的人
逃過洪水
來到高原
停泊固體方舟
諾大的幸運里
筑城  勞作
修繕農具
進出窯洞
輝煌繁榮
真是天大幸福
但是風吹雨打
總是留不下
完美的蹤跡
那豁口的視角
總是抹不去
雄宏的原體
在歲月里
留下的衣衫襤褸
 
重游古城
 
在欣慰的目光里
向著古城  蹦去
笑聲的花朵
開滿城根土地
 
站上城垛
舉手   呼喚
就是幻想的遠大
 
拾一片殘瓦
回家放上古玩架
再寫一首詩
會有愛情的期待
青春的亢奮
 
可是這一個黃昏
夕陽的晚照里
光線有些暗淡
春風有些寒意
遠處的大地
漸漸厚重而蒼茫

城根的草和花
 
春天里
城根有草   
這些去年的
枯草   有些衰敗
可是衰草下
長出清麗的新綠
不遠處還有小花
一朵朵開得驚艷
 
春天的微風里
高原曠靜的黃昏
我看著這
草與花的反差
是衰敗曾經驚艷
有驚艷也會衰敗
 
從城墻根望去
衰艷連片
一直開到塬邊
這是去年記憶
是今年所見
也是明年的視線吧
 
春天里  黃昏了
這些有根的花草
經歷風吹雨打
年年開滿了墻根
代代開在了塬上
塬在這里他們就在
他們若在塬就在
年年就會有人再來
 
義渠花園
 
退避邊地
你們培植鮮花
你們護衛族群
沉溺極致的愛情
歌唱陶醉
贊揚射騎
 
僅有熱烈激情
若暫缺智慧
那族長的長發
將垂柳般散飛
小國的命運
將散云般
飄忽不定
 
石頭與河流
 
石頭們在
河谷玩耍
五顏六色的
大小不一的
相互碰撞著
 
河流來了
告訴石頭
我帶你們走吧
石頭們
頭也不回
繼續著玩耍
 
河流走了
灑脫優雅地走了
石頭們
繼續留著
 
遠遠看去
河谷里留下
一堆石頭
遠處是  河流
優雅的背影
 
一些事物的消失
 
帽子脫到頭頂
手套退到指尖
所有事物的消失
襪子脫到腳指尖
 
所有事物的消失
太陽逡巡過高原
快要落山的時刻
倏地就要退到山后
內心不要悲傷
眼淚不要長流
 
一些事物的消失
所有
熱愛的頭發
熱愛的修長手指
熱愛的堅實腳板
都將留在心里
所有熱愛的事物
都不要內心悲傷
都不要淚流滿面
 
作者簡介:
天宇,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出版詩集《漂泊的草帽》《時間的風景》《漢字之舞》《神祇飛翔》四部。現居甘肅隴東。


日韩高清在线亚洲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