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小說 > 正文

等你,在唐古拉(電影劇本)

等你,在唐古拉

(電影劇本)

編劇:姚曉剛


一句話故事:

一群喝露水長大的文工團的漂亮女兵帥小伙,在雪域高原唐古拉暴雪生死考驗中,青春生命如雪蓮花一樣綻放……


故事梗概

電影從一起烏龍事件開始:1982年,A軍區青海部隊要組建一支文藝演出隊,前來考試的小號手屈秀龍在英子的鼓動下,為壓住吹笛子的考生,吹起了緊急集合號,部隊頓時集合。軍中無戲言,軍中無戲號,司令決定立即進行一場戰斗演習。

闖禍的屈秀龍當夜逃走,在火車站被人救出。

考試中,英子沒有架子鼓,便臨時找來碗蝶,敲了起來;梅子在腳跌傷的情況下,頑強的勁頭讓司令點頭;來陪伴“外甥女”的卓瑪被考官發現,她在冰湖上的冰舞,讓來體驗生活的“挎槍的詩人”李青白激動不已,他悄然愛上卓瑪。

老虎連連長的曾華歌受命當演出隊隊長;因在最偏遠的山溝,勞累得了哮喘病的李玉春來當教導員,司令給他們任務是將這些喝露水的仙女們訓出兵樣來。

訓練進行實彈投擲,新婚當天,曾華歌放心不下,來到訓練場。不料,卓瑪投彈時,受舞蹈演員梅子無意的叫聲,嚇得將冒煙的手榴彈扔在身邊,曾華歌撲了上去,搶過扔出,彈在空中爆炸,他被燒傷臉炸傷雙眼,肖只負了輕傷。醫院要為他植皮,在大家爭相前化驗血時,卓瑪卻沒有去。屈秀龍因血型不付,假小子架子鼓手上了手術臺,她說自己的年輕,就是皮膚黑點,告訴曾華歌,別嫌,說什么我比你還白點。一次母親看到女兒的腿掉了淚,說是什么人你為他這樣,她說是親人!與失明的曾華歌結婚的新娘子,盡了一夜妻子之責離開了他。

 

北京來體驗生活的“挎槍的詩人”李青白,從北京請來專家,為曾華歌植入義眼。卓瑪在大家的指責中,感恩要嫁給救她命的曾華歌,當他拒絕時,不料卓瑪假裝關上門,人卻留了下來……曾華歌受到處分。卓瑪為自己“總給別人帶來霉運”而更加自卑。

英子將打鼓本領教給了從飲事班來、只會做木工道具的余連火,卻不知余連火偷偷愛著她。一直與屈秀龍互懟,實際是愛卻因為誤會,英子與余連火相愛。演出隊匯演中獲得了大獎,部隊給演出隊三個提干名額,她與余連火只能提一人,而且因他們偷偷談戀愛,也必須復員一人時,英子自己主動復員,離開自己喜歡的部隊。“我有個男人在部隊,我也不算離開軍字。”然而,余連火提干后卻與頂碗舞蹈隊員方詩琦相愛,英子被拋棄,她找來部隊。此刻,愛著她的小號手屈秀龍向英子表白,大家為他倆慶賀時,不料英子哭著,一個人偷偷離開了部隊。方詩琦接受大家出的主意,對余連火進行火力考驗,余連火退卻了,余連火露出自私的一面。他靈魂也受到自責。

 

演出隊奉命去青藏雪域部隊慰問時,在唐古拉雪山給哨所士兵演出,遇到雪崩,他們面臨生死考驗時,幾名女兵缺氧,教導員將自己的氧氣袋硬是輸氣管插入女兵鼻孔,自己卻因哮喘死在雪域,大家方知他心有山河莽蕩、心中大愛……李青白也在生死面前,靈魂得以救贖,人性得以升華。

而余連火還是沒能走出自私與貪婪,在自責中余連火一人悄悄返回唐古拉,尋求心靈的救贖。

結尾,二十多年后,在唐古拉曾華歌戴著墨鏡,站在號手屈秀龍的旁邊。

集合的軍號響起,司令點名到犧牲戰友的名字,李玉春時,全體人員響亮回答:到!

那首“兒當兵當到多高多高的地方”的歌響徹雪域之顛唐古拉……

 

 

字幕:2020年8月

一聲汽笛長鳴……

一輛高速火車在雪域高原飛馳著。

【背景音樂】一首女聲歌曲《等你,在唐古拉》——

旋轉的經筒

流動的幡

雙合十面向雪域高原

你沉睡在雪蓮花盛開的山岡

那里是離月亮最近的地方

是世界最美麗的天堂

站著你是女兒的心中的英雄

倒下你是女兒天空的太陽 

等你

在高高的唐古拉山上……

 

 

【伴隨著歌聲,一組交替鏡頭】

1、一個轉經筒旋轉著;

2、一個老人(屈秀龍)坐在火車上,他閉著眼。他的身邊放著一支銅號。一個姑娘看他睡著了,給他蓋上一條毛毯;

3、一架飛機拉起機頭,飛向藍天。機艙里坐著幾個五十歲的男女。

4、一輛越野車載著戴著墨鏡的、硬朗的老人,在青藏天路上疾馳。

5、飄舞的經蟠;

6、朝圣的人;

7、一盞盞酥油燈被點亮……

 

8、火車,一個旅客取行李時,將老人的銅號撞倒地板上,發出咣當的聲音,老人一驚。拾起銅號——

銅號被撞了個坑……旅客低頭道歉。老人搖搖頭【一絲絲軍號聲里輕輕響起】,老人的淚流了出來,淚滴在銅號上,點在雪山上,一只雄鷹在天空盤旋,

9、【航拍】唐古拉;雪爆轟隆隆從山頂流下……

推出片名——

等你 在唐古拉

 

1.軍營 日 外

黎明,雪花在昏黃的路燈下飛舞。一陣起床軍號聲由小到大,在天空回蕩。

一棟棟營房原本黑洞洞的一個個窗口被喚亮。

 

2.軍營招待所 日 內

一只手在玻璃窗戶中擦著,結霜的窗戶被擦出一塊明亮的玻璃來。梅子娘爬在窗子上的玻璃向外看:“快來看!”

她回頭對躺在床上的孩子們叫道。

“一二三四——”窗外傳來一陣戰士跑步出操的口號聲。窗口上,擠著梅子、卓瑪和一群女孩的臉。

 

3.軍營 日 內

屈秀龍躺在被窩里,身邊一個考生趙偉手拿著笛子,對著他猛地吹了聲。屈秀龍將被子蒙到頭,他的身邊放著一把小號。

 

4.飯堂 日 內

英子一邊弄著頭發,一邊跑到飯堂。

飲事兵余連火與與幾個兵正在收拾桌子上的碗筷。

“都幾點了,收攤了。收攤了!”一個兵嚷嚷著,英子左右看著,飯盆里已經空了,她轉身想走。

余連火:“等等!”

英子停下,余連火從操作間端出了一碗豆漿,又從籠里取出饅頭和菜。

英子笑了,一屁股坐在飯桌前,吃了起來。突然她意識到余連火在看她,便咬了一大口饅頭,鼓著腮幫子沖余連火說“謝謝!”

再一看,一群飲事兵圍著她,她停止嚼食,瞪大眼睛望著。

“你,來考文工團的?”余連火問道。

英子點點頭開始嚼食,余連火和飲事兵們瞪大眼。

 

兵們搖搖頭問:“你會啥?”

英子想了想,左右看看,然后放下手里的碗,將手里的半拉饅頭咬到嘴里,空出雙手將桌子上的碗擺好,又從余連火手中拿過一只蝶子。

“看好了!”她鼻子哼哼地說,舉起筷子輕輕地試了下,然后敲打起來。碗蝶兒在她的筷子敲打下,發出了美妙的音樂聲,一下子引來了一群飲事兵。

“有兩下子!”

余連火又拿來饅頭塞給英子……

 

5.  招待所 日 內

屈秀龍擦試他的軍號,他將軍號放嘴邊,輕輕地吹了兩聲,旁邊吹笛子的趙偉白了一眼,往自己的笛子上貼著膜,這時梅子跑來……屈秀龍擦試他的軍號,他將軍號放嘴邊,輕輕地吹了兩聲,旁邊吹笛子的趙偉白了一眼,往自己的笛子上貼著膜,這時英子嚼著饅頭跑來……

屈秀龍懟她:“還吃?就這身材還想考文工團?”

英子:“哼,不吃,就你黃豆芽,風都能刮跑!”

屈秀龍:“哥這叫玉樹臨風!”

 

6.飯堂 日 內

余連火拿起筷子,對著碗蝶敲打起來,只是聲音雜亂,不在調上。

“滴滴噠噠滴……”突然,一陣緊急集合號響起! 

余連火一愣,馬上扔下筷子、碗,兵們四處跑去,有的背起行軍鍋,有的拿著槍。

 

7.軍營 日 外

軍營哨聲大作,室外的士兵瘋一樣沖進屋。

 

8.營房 日 內

士兵們都在快速打著背包,系上腰帶,背上干糧袋,槍,手榴彈……

 

9.司令家 日 內

鄭司令一把抓起電話:給我接軍務值班室。

鄭司令:“怎么回事?有軍情!”

電話里傳不聲音:“不明確!”

鄭司令扔下電話,一手抓起手槍帶,一手提著腰帶就跑了出去。

 

9.軍營 日 外

鄭司令在路上碰到馮政委,馮政委沖他搖搖頭,他們一頭霧水地趕到作戰指揮室。

 

10.作戰指揮室 日 內

鄭司令從作戰參謀手中接過紅色電話:“軍區參謀部,什么?”

鄭司令緩緩放下電話,大家盯著他。

鄭司令將目光從參謀長、到政治部主任,他目光掃過一周,然后坐在椅子上,低頭問:“誰,誰吹的號!”

政治部馮主任將目光轉向賈科長,賈科長心里有些慌,他立馬拿起電話打給廣播室,值班廣播員說:“放了起床號就關機了。”

 這時,門被撞開,后勤處長跑了進來,他喊了聲報告,敬禮,說:“軍號是從招待所樓里傳出來的。”

“是你們政治部的報考演出隊的娃娃吹的。”參謀長看了眼馮主任。

馮主任瞪大眼睛,對賈科長說:“查,看看誰膽大包天?”

馮政委問司令:“怎么辦?”

鄭司令站起身,走到窗戶前,看了一眼樓外:集結好的部隊整齊地站在操場。

司令果斷地說:“將計就計!” 

參謀長對參謀說:“按戰時一號方案進行演習。”

 

11.操場 日 外

參謀長面對集結好的部隊下達作戰命令:“據情報,一股外來之敵入侵我邊境,我部任務:協助主力,截擊敵于右側,不容外敵一兵一卒越過第一道防線。”

 

12.白樺林 日 外

一陣陣火炮,將地上的雪炸飛,雪與水從天空落下。煙火中,部隊分三路一邊射擊,一邊向前沖去……

 

13.軍隊招待所 傍晚 內

梅子撲在床上哭著,拳頭打著枕頭——“都怪我,是我讓他用號壓倒笛子的!”

英子拍拍她。

 

一組快鏡頭:

1、屈秀龍一個人背著軍號,冒雪在馬路上跑著,他跌倒了,背上的軍號摔在遠處,他爬著拾起軍號,發現號摔了個坑,他心疼地摸著,才發現號嘴也丟了(摔倒時掉進雪里),他爬起來尋找著,卻看到遠處在軍車駛來,起身向雪原跑去。

2、梅子娘與梅子、卓瑪跑到街道,四下張望,叫喊著屈秀龍的名字。

3、賈科長坐在吉普車里,冒雪在馬路上疾馳……

 

14.長途汽車站 日 外

賈科長跳下車,與司機在一輛輛長途汽車前轉著……

他們走進候車廳,在人群中尋找著與司機一同尋找著。

賈科長:“火車站!”

 

15.馬路上 夜 外

梅子與卓瑪叫喊著:“屈秀龍——”

突然,梅子腳底一滑“啪”地摔倒在路邊的冰坑里,她咬牙捂著腳。卓瑪與梅子娘扶起她!她一把推開,自己想站起來,卻又爬下,梅子抓起掉在地上的圍巾,氣得扔到空中。

 

16.火車站 夜 內

屈秀龍帽子、頭掛滿了霜。他進了候車室,里面空蕩蕩的。售票窗口的一塊小木門擋在上面,上面寫著四個字:來往無車。

 

17.雪野 夜 日

野外風聲、雪花飛舞。

 

18.吉普車 夜 內

車在雪地里顛簸著快速疾馳,賈科長手握著把手,目光四處尋找著……

 

19.火車站 夜 內

屈秀龍緊裹著衣服在候車室木條椅子上睡著。空大的候車室冷嗖嗖的,風吹得破窗戶嘩嘩響,雪從厚厚的棉門簾下飄進。

一條黃狗拱開門簾將頭伸進,屈秀龍半睜開掛著霜的眼睛。他虛弱地再要閉上眼,黃狗沖他叫了兩聲,就擠開門進來了。

黃狗望著他,鼻子嗅著地慢慢地向他走近。

狗將頭拱進他的懷里,他們依偎縮作一團,一陣風呼叫著,吹起門簾,一股雪吹進,吹到他們身上!他們被雪裹住……

 

20.火車站 夜 外

賈科長的車越過兩條明晃晃的鋼軌,他跳下車,在白茫茫的站臺上,他看到了候車室,便向前走去……

 

21.候車室 夜 內

賈科長掀開棉門簾,走了進來,里面空蕩蕩,地上有水結了冰,他差一點滑倒,同時焦急驚恐地四下望著。

 

22.車里 夜 內

賈科長閉著眼,無力地靠在座椅上。司機看了他一眼小聲說:“不會有事的,一個小老爺們!”

賈科長搖搖頭,仍舊閉著眼。

 

23.考場 日 內

考場正前方擺著一排桌子,桌后坐著馮主任、賈科長、何潭清、李白青、薩紅娜娃五位考官。 

考場門口、窗戶外面已經擠滿考生和家長,還有不少看熱鬧的士兵和院里的家屬。

馮主任看了下手表,分針朝頂,正好九點,他剛要宣布開考,卻看到門口人群一陣騷動。

司令來了。勤務員跟在后頭,手里還端著水杯。

馮主任、賈科長、何潭清還有李白青都站起了身,望著司令。薩紅娜娃一看也站起了身。

“我也湊湊熱鬧,當一回考官。”司令這么一說,馮主任立馬讓開位置,司令擺擺手,直接坐在了教官席的右邊椅子上。

  

“三號考生李梅!”

梅子上了考場,她穿著一身白衣服,袖口、褲腿撕得一條條的——她要跳的是白毛女。

音樂起,梅子伸出雙臂,雙手在胸前擺好造型。她目光向下,讓自己情感進入白毛女的角色中。梅子咬牙踮起腳尖,“大春哥——”一聲長嘆,她便飛身起舞。揚手、展腰、促步……幾個動作她完成了。立式一字馬時,梅子咬牙抬腿,全身向上一伸,成功了。她暗自慶幸,接下來的旋轉,六周旋轉,梅子想自己的右腳脖崴了,旋轉是用左腳,她信心滿滿地深吸一口氣,一躍而起,隨即左腳尖穩穩落地,她旋轉起來,不好!右腳伸收怎么沒跟上,她想調整,卻感到右腳脖子一陣鉆心的疼……啪,梅子摔倒在地上。

考場上一陣驚叫,然后一片寂靜。

 

屈秀龍背著小號來到門前。英子看到,跑了過來他們一起看著梅子:“你是不是男人?自己惹禍,還想拉個墊背的!”

屈秀龍:“我拉你,還嫌你不夠格!”他發現,英子說他拉墊背的人是梅子。

 

 

考場中央,梅子淚水眼眶里打轉。

梅子娘小聲說:“孩子腳崴了!”

薩紅娜娃看了眼馮主任,馮主任看了看司令,司令端著杯子,卻沒喝水。

“再給孩子一次機會吧。”賈科長似乎領會司令、主任的意思。

音樂再起。

梅子又旋轉起來,可還是倒下了。人們仿佛都停止呼吸,臺下梅子娘淚水止不住地流下來,她與卓瑪上前要扶起梅子。梅子抬頭望了眼母親,她輕輕地推開母親,自己爬了起來,她旋轉著,倒下,起來,又旋轉起,她在沒有音樂中舞蹈……她的腿摔破,血染紅了白衣——

舞蹈跳完了!大家安靜了。梅子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大家將目光投向司令。

  司令突然咳了兩聲。他對梅子娘說:“你養了個好閨女呀。"

司令轉身對考官們說:“她剛才摔倒了六次,可是,她站起來了六次!她可能不是一個好演員。但她會成為一個好戰士。”

 

24.考場 日 外

 

賈科長一眼看到屈秀龍,他倆人的目光對視一下,屈秀龍轉身想跑。

英子說:“別讓本姑娘看不起你!”

屈秀龍:“敲你的破鼓去!”

賈科長出來,追上一把拉住屈秀龍就往后門的小屋里走。

 

25.考場 日 內

  卓瑪上前要扶著梅子往回走,然而她的一亮相,就讓考官薩紅娜娃眼睛一亮。

  “唉,你是幾號?”

  卓瑪說:“我不是考生,我是陪我侄女來的。”

  侄女?

  卓瑪說笑了,“是的,我輩分大。”

  薩紅娜娃一聽笑了,“不跳舞蹈可白瞎了老天給你的這副身材了。”

在卓瑪回身一瞬間,李白青一目光就被灼了一下。他悄悄地看著這個姑娘。

【特寫】卓瑪一身白羽毛衣,一頭美麗發黃卷曲的長發,俊俏的臉上長著一雙又黑又亮的眼睛,鼻梁比常人高出一點點長出一點點美少女,膚光勝雪,美玉瑩光,眉目間隱然有一股書卷的清氣,眼睛中卻隱隱有海水之藍意。

薩紅問:“你會什么?”

卓瑪想了想說:“喜歡滑冰。”

薩紅與馮主任低聲耳語,司令只顧喝水。馮主任對李青白耳語了下,李出去了。

薩紅喊道:“第28號,趙偉上!”

 

26.小屋里 日 內

賈科長將門啪地一聲關上,說:“闖禍了,想溜?”

屈秀龍不語……

“你要是我兒子,看我不抽你!”

賈科長點上一支煙:“我就納悶了,怎么沒凍死你!”

 

27.候車室 夜 內

頭戴狗皮帽的燒鍋爐的老師傅掀開候車室的棉門簾,叫了聲大黃,他發現了和狗抱成一團的屈秀龍。

 

28.鍋爐房 夜 內

老人一邊往爐子里加煤,一邊叨叨著:“孫猴子不進爐里翻幾個個,能大鬧天宮!”

一旁,黃狗與屈秀龍在爐火光的照映下,相依睡著了……

 

29.考場 日 內

英子來到考場中央,她傻傻地站著。

薩紅:“你的鼓哪?”

英子:“我以為部隊上有!”

馮主任小聲對薩紅娜娃說:“去北京購買設備的人還沒回來。”

  英子一看急了:“要不我說段朝鮮語的繞口令吧。”

英子清了清嗓子,奶聲奶氣地翻轉著小紅唇兒:

???????????????????. ?????????????????. ?????????????????????。

   “完了?”

  薩紅娜娃問。英子點點頭,大家一頭霧水。

  司令放下水杯,考官們目光也投向司令。

  司令張口了,但不是那么利落,一邊回憶一邊說著——

“田里的……豆莢是去……了殼的豆莢,還是……沒有去了殼的……豆莢。去了殼的……豆莢又能怎樣,沒有去殼的豆莢……又能怎樣。無論是……去了殼的……豆莢還是沒有去殼的……豆莢,豆莢還是……還是……豆莢。”

司令:“哈哈,小姑娘,我在朝鮮戰場,跟阿媽尼學的就這句朝鮮語,你撞槍口上了。”

馮主任與薩紅等考官相互看了看,薩紅說:“你考架子鼓,光說可不行啊!”

 

30.考場 日 外

  “閃開,閃開!”門口一陣騷動,只見余連火抱著鍋碗瓢盆走了進來。他將懷里的鍋碗瓢盆放下,又將一雙撈面用的長筷子遞給英子。

英子感激地望了眼余連火,坐在擺好的鍋碗瓢盆前,敲打了趕來、唱起來……

 

31.冰湖上 日 外

李青白與一軍官站在湖上,一群士兵在冰面上掃雪……

一個軍官將自行騎到李青白跟前,李白青騎車猛踩幾下,駛出兵營。

 

32.考場 日 外

屈秀龍手拿著帶坑少嘴的軍號等待上考場。

“第十六號!”

英子沖屈秀龍說:“吹喇叭的,還愣什么呢?”

屈秀龍瞪了英子一眼,上了臺。

 

“烏龍號就是這小子吹的?”馮主任湊近司令耳邊輕聲說。

司令一聽,將水杯一推,“哈哈,行呀,你發起了一場戰爭。吹,今天吹個沖鋒號,可勁地吹!”

屈秀龍看著自己的軍號,猶豫了下。大家眼睛盯住他的無嘴的軍號上。

屈秀龍舉起,將嘴貼在號角上,鼓起腮吹了起來,聲音響了低沉的兩聲,大家驚奇地望著屈秀龍,他將號口沖上,再一次吹響,聲音漸漸地激越起來……

 

33.考場 日 內

【號聲里】李青白將手里的冰刀交給卓瑪,他們四目對視了一下……

 

34.冰湖上 日 外

【號聲里】卓瑪在冰面上劃出了個大大的圈,夕陽勾畫出她美麗的曲線,突然她用冰刀尖扎住腳亮相。然后投入表演之中。只見卓瑪宛如天使,優雅嫻熟地揮起雙臂,舞動著身子,冰刀在腳下,像長出翅膀,如燕子翩翩起舞,如蛟兔子騰空起躍,如白鶴展翅滑翔……卓瑪沉醉在光滑如鏡的冰面上遨游,滿天的飛舞的雪花,一瓣一瓣的落在她頭上衣上,似煙霞輕籠。

李白青驚喜地看著……

余連火悄悄擠到屈秀龍與英子中間,英子發現,對他一笑。她是在感謝他。余連火看到了不遠處的賈科長,便沖賈科長神秘地笑了笑,弄得賈科長好生奇怪。

 

35.連隊 日 外

連長曾華歌與他的兵正在雪地里光著身子撒歡哩。“嗨嗨……”他們個個青筋胴肌,像是冰天雪地太熱似的,大聲叫喊著。“好樣的,這就叫冬練筋骨皮。”曾華歌邊練邊對兵們喊著。

“曾連長,你的信。”

通訊員高高的揮舞著手里的信,沖訓練場上的連長叫道,“里面像是有相片。” 

戰士們一聽馬上跟著通訊員圍到了連長身邊,他們想看相片。

連長穿上衣服,“唉,都站一邊去。”

轟開了兵,他拆開信,果真有一張照片。一位姑娘半身照片。曾華歌看著,美的眼睛瞇成了道縫。

“連長,你可不能失言。”

有兵往前湊著斜眼瞅著連長手里的照片。連長笑了,“我堂堂一連之長,唾沫星子落地也成釘。來,看一眼。”他這一說,戰士們搶過照片傳看了起來。

嘖嘖,好漂亮,連長快娶來給我們當嫂子吧!兵們起哄著。

“別瞎得巴,八字還沒一撇哩。”連長拿回照片。

 

36.團部 日 內

團長對曾華歌說:“相親的事往后拖拖,是你碗里的肉別人叨不走。”

曾華歌急眼了,“說的輕巧,我都二十八了還光棍一條。”

“不行,你就讓女方來部隊。”團長說,“我個人給你出路費。”

曾華歌納悶,“團長,是我沒帶好連隊給團里丟人了?”

團長說笑了,“是司令點的將,你小子,行!文工團女兵,你近水樓臺,攻下一個不成了。”

曾華歌一聽急了,“團長,你把我當什么人哩。”

 

37.辦公大樓 日 內

司令從窗口朝樓外看著,室里的政委、曾華歌、李玉春順著他的目光看去——

一隊男兵和一隊沒有戴帽徽領章地女兵,正在嘻嘻哈哈進行排隊走過。

鄭司令:“這些女兵是喝露水長大的,個個似仙女。”

馮政委:“看看她們是怎么食人間煙火的?”

鄭司令對曾華歌與李玉春說:“你一員虎將,你一個累倒,喘不上氣也不服輸的標兵。這個隊伍就交給你倆了。”

曾華歌、李玉春敬禮!

 

38.演出隊 日 內

曾華歌、李玉春跟在馮主任、賈科長后面來到演出隊。

曾華歌耳朵一抽【鄭司令的聲音】“你能帶出一個呱呱叫的連隊,這回給要我帶出一個呱呱叫的演出隊。”

他們一行來到房間卻沒見到一個人,正當他們納悶里,哇的一聲,演出隊的孩子們一下子從床下,門后,桌子后跳了出來。

李玉春揮手,說道:“這是部隊,不是藏貓貓學校!”

 

39.操場 日 外

曾華歌拿起了花名冊。

開始點名——

趙偉!

在!”一個小伙應了聲還舉起了手。

曾華歌瞪了一眼,搖搖頭,“點到誰應迅速、響亮、短促大聲地答:到!”

“到!”趙偉大聲應道……

隊伍一陣嘻笑。

李玉春揮手說:“別笑,別笑。”一急突然咳嗽起來。大家又是一陣笑。

曾華歌氣了,“昨天就有人跟我說,‘寧帶千軍萬馬,不帶唱戲三倆’,這話什么意思,你們誰給我說說!”大家沒人吱聲。

“軍人,都是戰士,不分男女,不分老少。”

 

40.演出隊 黎明 內

曾華歌醒來,借著月光看了下手表:5點50分。他迅速穿上衣服,跳下床。這時教導員李玉春扎著武裝帶,皮帶上掛著手槍套推門進來。曾華歌從枕頭下抽出手電筒,他們倆人下一樓,推開了男兵們的宿舍門。曾華歌手捂著手電筒,手電光在穿過他的手,發出的血紅色的光照在宿舍里,這些剛剛邁入軍營的孩子們,睡得沉沉的。曾華歌走到屈秀龍床前,輕輕推了把。屈秀龍醒了。“快穿衣服。”曾華歌壓低聲音說著關掉了手電筒,他怕影響其他戰士們睡覺,盡管只剩下十來分鐘時間。軍人的時間是以分以秒設定的。

“帶上軍號。”

屈秀龍爬起來帶著軍號。

 

41.冰湖 黎明 外

曾華歌眼睛盯著手表,指針錚錚地不緊不慢地走著,當指點向六點十分時,曾華歌下達了命令——

吹號!

屈秀龍早已將號緊貼在嘴上,幾乎在隊長下達命令的同時,他深吸一口氣,高高地昂起頭,鼓著腮幫子,號角對著天空,吹響了起床號——

滴滴嗒嗒,滴滴……號聲在天空回蕩。

 

42.軍營 黎明 外

鄭司令站在大院馬路中央。“來勁!”見馮政委走近,鄭司令興奮地說道。

“是的,從軍號里發出的聲音,就是與廣播的放的不一樣。”政委說。

 

43.演出隊 日 內

演出隊內,男兵宿舍女兵宿舍被號聲攪作一團,這個找褲子、那個找襪子。唉喲,你把我的鞋子穿走了。你穿的是我了褲子!人高馬大的方詩琦穿著一個小衣服跑了出來,而英子穿著她的肥大的衣服。

卓瑪她們舞蹈隊的,個個都是長頭發,這會都使勁地將頭發往卷、往帽子里塞。

“快,快!”高班長一邊往腰里扎著武裝皮帶,一邊沖女兵們叫著。

英子嘴里咬住腰帶,一邊低頭系著鞋帶,一邊向門外沖去。“回來”,高班長喊道。英子愣了,她看著大家。高班長沖她指指頭。英子一摸頭,回過神,轉身抓起帽子。

 

44.操場 日 外

隊列中。大家相互看著彼此的怪樣子大笑起來。

曾華歌一聲命令:立正!

大家安靜下來。

 

曾華歌:“男兵班女班分兩隊操練!”

“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聲大點,別像個蚊子叫要像老虎吼!”曾華歌何潭清與李玉春跟著隊伍跑,曾華歌邊跑邊叫著。

曾華歌問李玉春,說:“有個詞叫、叫什么了,就是一個蟲子,變成蝴蝶。”

“呵呵,破繭成蝶,就是脫胎換骨。”李玉春對曾華歌說,“對,就是要脫胎換骨。”

“你看這蝶?”何潭清指著女兵隊。曾華歌、李玉春一看,停住了腳步。

卓瑪的頭發散開了,英子的頭發散開了……她們邊跑邊往帽子里塞。

方詩琦的衣服緊繃著,邁不開腿,英子的褲腿拉在地上……

屈秀龍悄悄對她說:“你把你娘衣服穿來了吧!”

英子:“愿意!”

“王英子,出列!”

英子瞪了屈秀龍一眼,小聲說:“知道你是什么鳥嗎?烏鴉!”說完跑出了隊列。

“李梅出列,卓瑪出列,方詩琦出列……”

曾華歌一會兒就將女兵叫出一大溜兒。

那邊警衛連的男兵們一邊出操一邊向文工團這邊張望。見到曾華歌要訓人,他們開始起哄,估意地將腳步踏的跨跨響。

“你們相互看一看,像啥?”

“披頭散發,像逃兵、像白毛女!”

“你,方詩琦,英子怎么回事?”

方詩琦、英子低頭,“我們穿錯衣服了!”

 

45.演出隊 日 外

出操結束,這些年輕的娃娃們排隊向宿舍走去。曾華歌李玉春何潭清走在最后面,演出隊第一天出操訓練稀拉松,這讓他們很失望。

曾華歌望著前面的兵們:“這樣,能成化蝶嗎?

“不行,先把女兵的長頭發給剪了。”曾華歌說。

何潭清笑,“對那可不行,演出隊女兵的頭發,那是會跳舞的頭發,在全軍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就是她們可以長發披肩。”

“不能剪?披頭散發的哪有個隊伍樣兒。”曾華歌說,頭發不剪,隊伍頂部無法整齊。

李玉春說他想想辦法。

 

46.演出隊 日 內

回到宿舍,女兵們一下子爬在床上。

高班長一看叫了起來,“不成,抓緊洗漱整理內務,十分鐘!”

“什么?媽呀!”

高班長作著示范,她將被子整成了一個“豆腐塊”,女兵摹仿著。英子疊好了左看右看,疊好又打開。

高班長看著卓瑪的被子:“你這是豆腐塊,是面包!”

 

哨聲響了,開飯嘍。

我還沒洗漱!

我被子還沒整好!

 

47.演出隊 日 外

 

大家忙著下樓排隊,英子、卓瑪等沒來排隊。高班長返回,沖著門里大聲喊集合。

“我不吃飯行嗎?”英子她們出來,對高班長說:“不吃飯,我們自己罰自己不成嗎?”

屈秀龍:“她怕橫向成長!”

惹得大家一陣笑。

英子跑過來,瞪了屈秀龍一眼:“長蟲!”

她們來到隊伍中,排著隊。

 

48.    食堂 日 內

演出隊的男女兵們看著那些警衛連的男兵們,低頭快速地吃著飯,“吃飯也像打仗!”

“對!快速,吃干凈,然后洗碗,幫廚!”曾華歌壓低聲音說。

女兵們瞪眼看著自己的碗里的飯。

 

49.演出隊 日 內

曾華歌李玉春何潭清領著幾個班長逐屋逐床地檢查內務。李玉春手里拿著一面小紅旗。他們目光盯在了張茜的被子上,張茜在遠處悄悄地看著,心想這下紅旗會放在她的被子上。不料,隊長一伸手從被子下抽出個木板來。

李玉春看了張茜一眼,張茜自知偷巧理虧,沒敢抬頭。他們轉了一圈,紅旗沒掛出去。

 

50.賈科長家 夜 外

余連火摸了摸懷里的雞蛋,來到賈科長家門前,他先向里張望下,看著燈亮著,猶豫了一下,然后整理下風紀扣,伸手輕輕地敲了門。

小院門離住房遠,再說還隔著房門,里面的人聽不到的。

余連火踮起腳后跟往里面看了看,房子里電視瑩光一閃一閃。

余連火一手護著懷里的雞蛋,一手拍打著門。門開了!

“你怎來了?”

賈科長很驚訝余連火這個飲事兵的突然來訪。

“嘿嘿!”余連火干笑著,一邊笑,一側身往里挪動著,意思是要進屋。賈科長見狀就領余連火進了家。

 

51.賈科長家 日 內

余連火進屋,看到賈科長夫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便叫了聲嫂子,然后從屋里掏出一包雞蛋來。

“你,有事?”賈科長問。

余連火還是嘿嘿直笑,他低聲問:“科長,劉副營長給你打過電話吧!我是他接的兵。”

賈科長點點頭,說:“劉副營長說你家里遭了火災,你,你成了孤兒。”

余連火低頭,賈科長拍拍余連火的肩頭,“戰友都是你的的親人!”余連火感激地點點頭。他從懷里取出一包雞蛋放在桌子上。

賈科長一看急了:“你拿雞蛋是什么意思?”

余連火:“科長,我沒啥意思。”

賈科長:““說吧,你有啥事?當兵的不繞彎子。”

余連水眼睛一角看著賈科長,一角看著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嫂子。

“我這是點小意思,不是公家的,是我在市場看這蛋新鮮順便買的。”

科長夫人看了眼桌子上的雞蛋瞪了丈夫一眼,往沙發一邊挪了挪屁股,對余連火說,來,坐,坐!

賈科長坐在凳子上,示意余連火坐下。余連火沒坐,說他站著就行。

余連火說:“部隊正在組建演出隊?”

賈科長:“對呀!”

余連火說:“科長,我過去當過演員。”

賈科長笑了,“什么?”

余連火說:“真的,我演過小地主,上小學時。”

賈科長搖搖頭。

余連火說:“我還會木匠,還有搬道具、拉大幕的,這活我行!”

賈科長拿起桌子上的雞蛋說:“你回去吧!”說著把雞蛋往余連火手里塞。

余連火往后躲著,說:“拿都拿來了,就是進不了演出隊也不能拿回雞蛋。”

科長夫人一旁看不過眼,對丈夫說,給人小兵點面子。

賈科長臉變了:“余連火我告訴你,這雞蛋你拿回去,興許進演出隊的事萬一還能辦,要是不拿回雞蛋,連萬一都沒有了。”

余連火轉眼看看嫂子,嫂子瞪著賈科長。

余連火見狀便往外走,賈科長抓起雞蛋追了出去。

回來時,夫人白了他一眼,“看你正經的,那雞蛋能咬你手不成?”

賈科長笑了,“嗨,你算說對了,士兵的雞蛋咱能咽下去?”

“不就是幾個雞蛋嘛?”夫人嫌老賈虛張聲勢。

“公是公私是私,別說幾點個雞蛋,就是一根雞毛也不能拿!”老賈一本正經地說。

 

52.操場 日 外

演出隊的士兵分成男女兩隊進行訓練。

“看我的。”

張班長給男兵作了示范。

女兵往男兵隊伍張望。

高班長喊了聲,讓大家把頭都扭過來,可是女兵們頭扭過來,眼睛卻斜往那邊瞅。

“看我的!”高班長的聲音沒落,擺臂踢腿,刷的動作已經做出。

女兵們紛紛學著。

“順拐了!說你的。”曾華歌喊道。

卓瑪低頭看了下自己,想糾正過來,卻將手臂與腿同時換過。

“又順了。”

“挺直腿,別打晃兒。”高班長一喊,英子晃得更厲害,一屁股坐在地上。

“腿抬高。”

這下舞蹈隊的女兵一下子將腿過了頭頂,齊刷刷的一字馬。那邊警衛連的男兵們邊跑操邊往這邊看,女兵們神氣地將腿抬得更高。

曾華歌走來,手里拿著一根繩子。“你們當這是練功房呀!”來,他召呼張班長和幾個老兵過來,將繩子拉在隊伍面前。

“聽到正步走的口令后,左腳向正前方踢出75厘米,腿要繃直,腳尖下壓,腳掌與地面平行,高度25厘米。”曾隊長一邊叫著一邊逐個檢查著。

踢得不高的往上抬著腿,英子叫著,“這不公平,和練舞蹈的一起踢正步,練樂器的吃虧。”

“吃虧,你練樂器的有勁,到時扔手榴彈不占便宜了。”曾華歌沖英子說。

一個個沙袋綁在了她們的腿上,她們抬著腿,頭上冒出汗來,腿開始打顫,一個東倒西歪爬到地上……

她們又站了起來。

“好挺住!”

李玉春拿著秒表,叫喊著。女兵們的腿在打哆嗦。隊長轉身,后面一排將腿放下,他一回頭,另一方的人將腿放下。

 

曾隊長將繩子伸向隊伍胸前,胸挺一條線,女兵們竊竊地笑。

“笑什么?”曾華歌喊道。女兵們憋住。

李青白拿著相機,過來拍照片,女兵們看著,堅持著。

 

53.操場 日 外

“哎呀媽呀,這好累呀。”

“我腿都疼了。”

下課,他們也不顧得衛生不衛生了,將身體扔到床,四仰八叉。

“胸挺成一條線,怎么可能呀?”

“就是,你的大胸比別人甚少前突一尺。”

“看下你的?”幾個女兵們相互撕扯著鬧成一團。

 

54.操場 日 外

匍匐前進。

英子對屈秀龍說:“這回可是你的強項!長蟲。”

屈秀龍笑了:“你要是地上滾動起來,比爬快!”

方詩琦手拿一疊報紙鋪到地上。曾華歌笑了,“給你拿塊海綿行不行?”

說著自己叭地爬在地上,說:“看我的。”說著胳膊前爬,右腿后蹬,身體“噌噌”地往前直竄,像條蛇!

“長蟲!”英子說著上看了屈秀龍一眼。

屈秀龍爬下,作著匍匐動作前進動作。不行,屁股抬這著高等著挨槍子嗎?曾華歌拍了下屈秀龍屁股說。

英子她們笑了。

 

冰地上,卓瑪往前一爬手被冰渣劃破了,鮮血直流。她哭了。

“手套哪?”

“昨天訓練弄濕了。”李青白過來,將自己的手套脫下,對卓瑪說:“輕傷不下火線,戴上,繼續練。”

卓瑪沒有接手套,她一邊哭著一邊往前爬。

鄭司令站在樓上望著下面的訓練的隊伍,露出了一絲笑容。馮政委走近,說:“有點樣子了。”

司令笑了,有女娃娃告曾華歌他們的狀。

“你訓葉子一方了?”

“我才不得罪人。不過,我對曾華歌悄悄地伸出大拇指。”

 

55.宿舍 日 內

匍匐前進訓練結束,一回到宿舍她們看著彼此的狼狽樣笑成一團。英子脫下作訓服,放在床上,粘滿泥水的衣服硬連鞋子一起搭在床邊,像個人兩腿惦地半躺在床邊。

 

56.    宿舍 夜 內

夜里,卓瑪悄悄起來,她是被夢驚醒的夢里,她夢到了鬼。醒就醒吧,她想去小便,便打手電筒。一縷亮光中,她突然看到了一個黑影,一個無頭的人正坐在對面的床邊。卓瑪嚇得大叫一聲:“鬼——”

曾華歌李玉春在門外敲著門問,“怎么回事?”

門開了,女兵們說有鬼。

“鬼!在哪?”曾華歌問道。

卓瑪指向空床上。曾華歌看去——原來是誰的訓練服還放在床上,上身躺在床上,一雙腿搭在床邊,倒真像個無頭鬼……

 

高班長說卓瑪你的膽小像兔子,梅子說,“班長你夸她了,我小姨的膽子老鼠的還小。”

卓瑪感覺自己做了錯事似的,塌拉著頭,眼睛呆呆地看著地面。

曾華歌轉身上樓,回來對卓瑪張開手,手心里有一枚空彈殼。

卓瑪低頭望了一眼,她不明白隊長拿個彈殼給她做什么,四周的兵們也疑惑不解隊長的意思。

聞下?

隊長對卓瑪說。

卓瑪放到鼻子邊聞了聞,她還是不解。

什么味?

卓瑪搖搖頭。

再聞聞。

卓瑪說:“嗆人味。”曾華歌笑了,說:“對,這是煙火味,子彈剛打不久,才有這味道。”

“拿著,你不是愛做惡夢嗎?有它,就不再做惡夢了。”曾華歌將子彈交給卓瑪。

“迷信!”

“哈哈,愛信不信。”曾華歌說。

卓瑪仍然低著頭,心里生出一絲絲暖意,手里的彈殼被她緊緊地攥在掌心……

 

57.演出隊部 日 內

面對卓瑪、英子等人,李玉春驚訝地問:“請假?”

卓瑪點點頭。

李玉春教導員笑了,他辦公室拿出了一個本本。對著卓瑪幾個人說,“你們自己看看。”

卓瑪她們幾個伸頭看著。

本子密密麻麻記著有名字有日期,上面還劃著個個紅點。

“報告,我們看不懂。你這紅點點是什么?”

李玉春哼了聲,“再看看,對照自己看一看。”

女兵們大眼瞪小眼,搖著頭。

教導員說紅點是你們請假的時間。

女兵們頓時傻眼了,“人家這么事你也記。”

李玉春:“卓瑪這個月你是第三次,楊梅子、方詩琦你倆是第二次。”

女兵們捂著臉轉身跑掉了。

 

58.演出隊部 日 內

出了門,女兵們回頭叫了聲:“兵馬俑!”

里面李玉春:“說什么呢?”

女兵們哈哈大笑:“說你是婆婆媽媽大英雄!”

 

59.宿舍 日 內

英子不服,說“身體有毛病,說來事就來事。”

話音剛落,門開了,一個軍醫進來。

李玉春說:“兵馬俑專門請醫生,為女兵們檢查身體。”大家往后躲著。李玉春的妻子端著一口鍋進來了。

李玉春:“每人一碗,紅糖煮姜湯。”

英子喝了一小口,咧開嘴:“太好喝了。”

英子將手里的碗交給梅子,梅子:“我身體棒的像花木蘭!”說著往外跑去。

“干什么?”

“開小灶,加訓。”

 

60.演出隊部 夜 內

屈秀龍沒敲門就闖了進來,他臉帶紅腫了一塊。

曾華歌“什么?打架!”

曾華歌跟著屈秀龍出了門。李玉春喊道,“別沖動!打架是違反軍紀的!”

曾華歌與屈秀龍已經跑遠,李玉春想了想,追了出去。

 

61.街道 夜 外

幾個小青年圍住穿著便裝的卓瑪、英子等女孩子。曾華歌沖到了小青年跟前。

“當兵的,少管閑事!”

曾華歌:“我數完三,你們在我眼前消失。”

小流氓笑著了。

“一二三……”沒等曾華歌數完,他們便撲了過來。

曾華歌脫下軍裝,左右開弓,打得小流氓七倒八歪。

“解放軍打人啦!”流氓們叫喊著。

曾華歌:“解放軍不打好人,專打壞人!”說著揮起拳頭。李玉春趕到,一把抱住曾華歌。

 

62.警閉室 日 外

曾華歌被關了警閉。卓瑪、英子、屈秀龍在余連火帶領下,不到門前,站崗的士兵不同意將他們手里的巧克力、餅干送給曾華歌。

她們在士兵面前跳舞,士兵不為所動。

“他是木頭呀!”女兵們悄聲說。

英子示眼色給余連火,他們幾個擋住士兵視線,一人將將東西從窗口塞進去。

曾華歌看到,沉著臉:“都給我回去!”

 

63.宿舍 日 內

曾華歌回到宿舍時,大家跟著他都低頭不語。

李青白闖了進來,對大家說:“上面來人了!”

大家一驚,以為要查處曾華歌打人的事。

“這事還有沒完了!”有人說。

李青白笑了:“不是,主任說晚上安排場舞會!”

余連火示意英子,英子會意地笑了。

 

64.會議室 夜 內

舞會進行中,幾個女兵看到李玉春,示意想捉弄他。梅子跑到他跟前,像男士一樣彎腰。李玉春不熟練地跳著,將梅子送到一位上面來的領導面前。梅子白了他一眼,馬上對領導露出笑臉。

卓瑪左右看著,李青白來到她跟前,她躲開了。李青白掏出一張紙,看了下,塞進兜里。

 

65.演出隊部 夜 內

【舞曲聲中】幾個女兵爬到門縫,看到曾華歌一人在擦槍……

“老古板!”

“從不和咱們跳舞!”

“唐僧不懂愛!”

大家悄聲議論著。屈秀龍:“曾隊長真爺們!”

 

66.宿舍 日 內

高班長將一張紙遞給李玉春,他接過一看:“方詩琦跳了六曲,最多,梅子跳了四曲,英子跳了四曲……”

“她們還凈挑年輕地跳吧!”

李玉春:“告訴她們,跳舞是工作、是任務!”

 

67.宿舍 日 內

余連火正在教英子整理內務,“一折三塊,繃緊這四個角……”

一會兒,余連火將被子整理成了豆腐塊。

屈秀龍進屋看到,他想離開,轉身又貼在門外悄悄看著。

 

68.宿舍 日 內

夜晚,英子合衣而睡,她沒將被子打開。一面小紅旗放在了英子的被子上。屈秀龍看到說:“這紅旗,映紅了誰臉!”

英子說:“哼!葡萄乍這么酸,小女人一樣!”

屈秀龍:“哥是提醒你!”

英子:“什么?”

屈秀龍不吱聲,將她的被子壓了下,豆腐塊壞了……

 

69.宿舍 日 內

余連火坐在桌子上,抬頭看了一下英子,指著敲打畫紙畫的架子鼓。英子豎起大拇指。

 

70.道具房 日 內

紙畫的架子鼓變成真鼓,英子一邊看著,余連火打著架子鼓……

 

71.宿舍 日 內

高班長進來,宣布了一個好消息:“明天要發帽徽領章,進行授槍儀式。”

大家一聽高興地跳了起來。

燙褲線。女兵們紛紛脫下外褲,只見高班長將褲子平鋪在桌子上,壓齊褲線,然后拿來軍用杯,端起保溫瓶往里面加了熱水。用杯子底在褲線上來回壓著。

大家相互看著軍容。

 

72.操場 日 外

軍號響起,授槍儀式開始。

“向前向前向前……”

軍歌聲里,在三名護旗兵護衛著有金黃絲的部隊軍旗,從遠處走來,軍旗迎著寒風中獵獵作響來到隊伍前。

敬禮!

一聲命令,老兵新兵舉起右手。

“佩戴帽徽領章。”

【音樂】紅紅的領章映紅我開花的年歲。

新兵們相互佩戴好三塊紅,個個臉都被三塊紅映紅了一樣。

一把把半自動步槍由老兵交給曾華歌李玉春和何潭清,他們三人將槍一一發給隊伍中的每一個人。

背著槍的屈秀龍對英子說:“別被哥的帥驚呆了!”

英子將槍一背,身體一挺:“本公主英姿颯爽賽過你吧?”

屈秀龍:“英姿還有點,颯爽看不出。怎么看都像個民兵!”

英子沖他白了眼。

 

操場上,演出隊的進行隊列行進。口號聲、踏步聲中,隊伍正齊地走著,曾華歌站在操場中間,看著他的隊伍,看著那一支支閃閃發光的鋼槍……

李青白抱著相機,將鏡頭對準進行中的卓瑪按下快門。

司令對曾華歌說:“保密工作做的不錯。要當新郎了,我這司令還蒙在鼓里!”

曾華歌敬禮,笑著說,“這是小事,不敢打擾司令。”

 

73.宿舍 日 內

曾華歌與新娘子雪花張大嘴向一個大蘋果咬去,蘋果上提,他們嘴碰到一起……

演出隊的兵們大笑著,卓瑪看到這個場面,低頭看了曾華歌一眼,走了……

 

74.扔彈訓練場 日 外

轟轟……手榴彈炸響。

曾華歌扎著腰帶來了。

李玉春與他在戰壕里走著,李問:“你不入洞房,來這里?”

曾華歌看著遠處手榴彈的爆炸冒出的黑煙,笑著說:“練完這投彈,再入洞房!”

曾華歌爬到了掩體里。

這時,卓瑪去了扔彈位。高班長對她下達著命令:“扭下保險,將拉環套在食指,對準前方,投擲……”

梅子咳嗽了一聲,卓瑪拉著了手榴彈,高高葉舉著,卻不知如何處理。

投!

卓瑪一投,手榴彈掉在自己掩體里,望著地上的冒著白煙的手榴彈,卓瑪嚇呆了。

“臥倒——”曾華歌說著將前面的李玉春推倒,飛身翻到前沿掩體,從地上拾起手榴彈,扔向空中,手榴彈在他上方炸響……

畫面暈目,蒼白,鮮紅……

【無聲,慢鏡頭】大家張大嘴叫著,卓瑪瞪大眼,驚恐地張望。

【 黑屏】救護車的警笛鳴叫聲……

 

75.醫院 日 內

醫生對馮主任賈科長、還有曾華歌的新婚妻子雪花說,“命保住了,可是臉、眼睛……”

雪花低頭問:“怎么?”

醫生:“雙眼球摘除!”

雪花聽后,失神地坐在床上。門外,走廊上,卓瑪聽后,轉身黯淡離去。

 

76.醫院 日 內

卓瑪玻璃窗口上一個水蒸氣上留著一個大大的“霉”字。透過霉字,卓瑪閉上眼……

李青白看到卓瑪這樣,將手從包里取出。

“曾隊長不會怨你的!”

卓瑪沒說話【鏡頭通過卓瑪的瞳孔切入】……

 

77.【閃回】城市的一角 夜  外

風雪中,一個老人(卓瑪養母)聽到孩子的哭聲,她順著哭聲,發現一個嬰兒,抱了回去。

 

78.【閃回】梅子家 日 內

梅子媽媽正給梅子喂奶,老人將抱回的孩子送到女兒的懷里。

“可憐的孩子!”梅子媽媽將奶頭塞進孩子的嘴里。吸了幾個,另一個孩子爭著來吃……

老人搖搖頭。轉身對老伴說了句,老伴走了出去。

一會兒有人大叫跑來,老人與梅子娘跑出去。

 

79.【閃回】江邊 日 外

一道冰洞里冒著泡泡,冰窟邊上放著一袋奶粉……

 

80.【閃回】江邊 日 外

老人將孩子放在了墻角,“你是個霉頭,害人精!”轉身離開。孩子的哭聲,讓老人站呆呆地站住了。她聽著聽著,孩子的哭聲一下子大了起來,老人轉身笑著將她又抱。

“你是我老頭用命換來的!”老人說著,一會哭一會笑……

梅子媽媽上前,摟住母親,老人顫動著肩頭……

 

81.醫院 日 內

 

卓瑪靜靜對李青白說:“你離我遠點!”

李青白沒動。

卓瑪:“聽不懂人話嗎!”

李青白一把抱住卓瑪:“我知道你……“

卓瑪一把推開:“我煩你!”

李青白松開手,低頭離去。

卓瑪冷笑著,笑聲越來越大……

 

曾華歌躺在手術臺上。

一群戰士排隊獻血。

余連火對英子說:“最應該來的人沒來?”

英子朝排隊的人群看著,問屈秀龍:“沒看到卓瑪?”

屈秀龍搖搖頭。

余連火哼了聲:“隊長白救她一命了!”

 

82.    醫院 日 內

英子躺在手術室,她笑著說:“我的皮有點黑,告訴隊長別嫌呀!”

曾華歌閉著眼睛,手朝英子動了動……

 

83.車站 日 外

屈秀龍、方詩琦、梅子余連火等人在鐵道上快速走著。

方詩琦:“植入義眼,眼睛就能看到東西嗎?”

屈秀龍不吱聲。

 

84.車站鍋爐房 日 內

 

屈秀龍一進來,黃狗就撲到他屋里,又是親又是拱他。

老師傅從里面走出,說:“老黃,熱情得有度,讓小伙子喝口水。”

屈秀龍幾人摸著狗頭狗身。

老師傅問:“有事?”

方詩琦說:“我們隊長……”

屈秀龍攔住了,他對老師傅說:“沒事,我們順便來看看你,看看大黃!”

說完,他摸了下狗頭,走了出去……

 

 

85.    醫院 日 內

老師傅領著大黃狗來到門前。屈秀龍迎了上去。老人拍拍狗頭,將狗交給屈秀龍……

“給能人幫上忙,是狗的造化!”

屈秀龍蹲下,將狗抱在懷里,他對老師傅搖搖頭,說:“醫生說用它的眼當義眼,是謠言……”

 

86.醫院 日 內

手術室門打開,曾華歌眼睛蒙著紗布被推出手術室……

雪花、屈秀龍、卓瑪、一行人迎上去。大家給雪花讓出道,雪花握住曾華歌的手。

英子看了一眼卓瑪,有意將她擠了一下。

卓瑪低下頭,悄聲走在后面。余連火哼了一聲,緊跟到英子后面。英子拐著一條腿走著。

 

87.曾華歌家 日 外

雪花拉著曾華歌的手,大家跟著。到了家門口,大家相視了下,停住腳步。雪花一手拉著曾華歌,一手上臺階開門,曾華歌一腳踩空,摔倒在地上。大家看著,想上前去,雪花將曾華歌扶起。曾華歌堅強地笑笑……

大家默默地看著,卓瑪一人孤獨地看著,眼淚在眼眶里打轉。

 

88.演出隊 日 內

排練場,大家正在排練節目。舞臺上方懸掛著“軍區文藝匯演倒記時8天”字樣的標語。

屈秀龍將一瓶水遞給英子,英子腿上取過皮,她走路有點顛。余連火走過來,拿起鼓棰,讓英子坐在一邊。

 

89.曾華歌新房 夜 內

墻上的雙喜字還貼著,地上放著一個行李箱。雪花幫曾華歌脫衣服。曾華歌突然按住了雪花的手,輕輕地推開。

雪花一掙,用力脫下他的上衣,然后自己脫下衣服。

【黑燈】……

【天亮】新房里只丟下曾華歌一人……

耳邊響起雪花的聲音:“我盡一夜妻子的責任!”

 

90.曾華歌新房 日 內

演出隊的人員擠滿屋里,大家沒人說話……

曾華歌輕聲說:“傳峰,吹首曲子,吹你們創作的那首兵歌吧!”

屈秀龍吹了起小號,大家跟著唱了起來:“兒當兵當到多高多高聽地方,兒的手能摸到娘看到的月亮……”

 

91.舞廳 日 內

士兵們領著曾華歌,李玉春說:“這是演出隊送你的生日驚喜!”

音樂場中,女兵們排隊,一個個與曾華歌跳著,英子將燈關掉,說“讓我們與你一起感受黑暗!”

【無聲慢鏡】黑暗中,人們將曾華歌圍在中間,看著他跳舞……

只有卓瑪一人默默地站在不動。大家當她不存在。

卓瑪突然跑了出去。在江邊,往著江水中自己晃動的影子。【閃回】

1.    老媽媽將她抱回;

2.    老爹淹死;

3.    老媽媽將她丟掉又抱回;

4.    她拿著手榴彈;

5.    手榴彈冒著白煙;

6.    曾華歌撲過來,拾起手榴彈;

7.    曾華歌摔倒;

“你個霉頭,誰粘上你誰倒霉!”

 

 

92.曾華歌新房 日 內

卓瑪坐在床上,“我已經決定了!”

曾華歌:“什么!”

卓瑪:“我要做你的妻子!”

曾華歌:“胡鬧!”

卓瑪:“我是霉頭!是我讓你成為瞎子!”

曾華歌不語,他咬著牙說:“你走,快走……”

卓瑪走近曾華歌一把抱住他。

曾華歌一驚,他猛然一推,將卓瑪推倒在地上。

卓瑪起身又將他抱住。說:“別嫌棄我,我不是報恩,我是真愛你!”

曾華歌有點猶豫,他的手輕輕地抱了下卓瑪。但突然推開。

曾華歌說:“我有雪花,我有老婆!”

卓瑪:“她還會回來嗎?”

曾華歌不吱聲了,他摸索著,摸不到煙盒,卓瑪悄悄將煙盒推到他的手邊。

曾華歌將煙放在鼻子上,說:“你聽著,你不欠我什么,那天如果換英子、梅子、方詩琦我都會撲上去的,因為你們是我的兵,知道嗎?你們是我的兵!”

曾華歌說:“我眼睛瞎了,可是,我的兵一個個活著。值了!”

卓瑪將炎柴拿來,劃著想給曾華歌點上煙,曾華歌將煙捏碎了。曾華歌說:“走吧!你給我走!”

 

卓瑪走到門前,將門拍地一聲關上,然后回頭看著曾華歌。曾華歌以為卓瑪走了,他長嘆一聲,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摸到水杯,大口喝著水。水流到他的脖子上……

卓瑪輕輕地走近他,給他輕輕試去曾華歌嘴邊、脖子的水……曾華哥呆住了!

 

93.曾華歌家 夜 外

李青白木然站在門前一動不動。看到,曾華歌的燈熄滅,他猛然一轉身碰倒了一塊磚頭……

 

94.辦公室 日 內

卓瑪站在那里,李玉春、馮主任、賈科長、李青白站在她后面。大家半天不說話。

李玉春左右看著,他對低聲卓瑪說:“知道事件的嚴重性嗎?說小了,這是給英雄抹黑,說大了,哼!”

卓瑪:“我要嫁給他!”

大家不吱聲,李青白急得上前,想說什么,卻沒說。

馮主任對卓瑪說:“明天進京匯演,影響了匯演,你知道有多嚴重嗎!”

卓瑪沒吱聲。

 

95.北京禮堂 日 內

卓瑪領舞,她們的“雪蓮之愛”的舞蹈獲得成功……

 

96.辦公室 日 內

一面大大的軍區文藝匯演二等將的獎旗懸掛了起來。

馮主任對李青白、何譚清、薩紅:“上級給我們三名提干名額。你們研究先報個方案!”

 

97.辦公室 日 內

曾華歌面對馮主任賈科長,伸手從自己軍裝上撕掉領章,又取,說:“給我復員處理吧!”

馮主任:“你是軍區的典型,這樣會,會……”

卓瑪在門口喊了聲報告,走了進來,她走向馮主任:“我不想提干!”

說完他抓起曾華歌的撕下的領章,走到曾華歌跟前為他別上。

她挽住曾華歌的胳膊說:“李隊長,李詩人,看著,我是他的妻子!”

李青白轉過身:“我只問一句,你愛他嗎?”

卓瑪:“愛,愛,我會跟他愛一輩子,為他做飯、生孩子!”

說著拉著曾華歌走出了門。

曾華歌低頭對卓瑪說:“我知道,真正愛你的是他?”

卓瑪說:“以前或許!”

 

98.道具間 日 內

英子與余連火坐在架子鼓前,低頭。

英子拉起余連火的手,笑著說:“多大的事!我復員,反正有你在部隊,過幾年我隨軍不照樣是部隊上的人!”

余連火說:“要不我再找找領導!”

英子:“士兵不能談戀愛,談愛就得走一人。這是紅線,是鐵紀。再說了,也不可能把兩個敲鼓的都提干!”

 

99.操場 日 內

取掉帽徽領章的英子與大家在合影。

幾個人掉了眼淚,英子笑了。沖著已經穿上軍官服的余連火說:“等我我當了你們軍嫂,就回來了!”余連火朝大家點著頭。

遠處,卓瑪領著曾華歌來了,大家讓出中間位置,讓隊長坐下。

笑一笑,攝影師大聲叫著,大家沉著臉,曾華歌笑了,英子笑了,大家跟著笑了起來……

 

 

100.宿舍 日 內

方詩琦被女兵們圍住:“你說到底怎么回事?”方詩琦說低頭不吱聲。

“英子才走三個月?”

“有些人不但頭能頂碗,腳上功夫也了得!”

“我怎么看不出插足這個愛好的!”

方詩琦哭著跑了出去……

 

這時,余連火走來,大家臉沉著,不理他。

余連火剛出門,女兵們就吐吐沫。

“什么玩意兒,拿英子當跳板。”

 

101.排練廳 日 內

 

屈秀龍闖了進來,直接走向坐在架子鼓前的余連火,他一把抓起鼓棰砸了鼓上……

屈秀龍說:“英子瞎眼了!”

 

102.野外 夜 外

一輪明亮下,余連火低頭。江面的燈光閃爍……

【想像】英子來到部隊,賈科長對她說:“別找他了,他不配!”

“一個連愛情都可以利用的人,還有什么不可出賣!”

【閃回】飯堂英子敲擊碗蝶、英子教他架子鼓、英子落淚去掉帽徽領章,英子笑著說“我當軍嫂還回部隊”;

【想像】英子來到他跟前,他迎了上去。英子轉身離去。

屈秀龍的聲音:“我想揍你,怕你臟了我的拳頭!”

余連火拾起一塊石頭使勁扔向遠方……

 

103.【閃回】宿舍 夜 外

屈秀龍對著英子輕輕地吹起了一首歌。

英子哭了。

屈秀龍:“打鼓的,哥可是專門給你作的曲子!”

英子搖搖頭:“假惺惺的。”

屈秀龍:“你還不感動?”

英子掀開蒙著布的鼓,打了起來!

外面:余連火聽著鼓聲,閉上眼睛……

方詩琦來到他身邊,默墨地看著。

 

104.排練廳 夜 外

大家來到,英子已經走了!

“屈秀龍,告訴你,愛別說出來……?”

屈秀龍將一紙條交給大家,大家看著:笑了!

上面寫著:“吹喇叭的,想追我得練練酒膽,不然我爹你丈人不讓你上桌!”

余連火與方詩琦走近,大家將手中的紙揚了揚。“這才是英雄配美人!”

 

馮主任、賈科長過來。

馮主任說:“有新的任務……”

 

105.西寧部隊禮堂 日 內

禮堂上方寫著歡迎基地文藝演出隊來青藏兵站慰問演出的標語。

正在跳舞的卓瑪身體出現高原反應,她亂了幾步,咬著牙堅持著,突然暈倒在舞臺上。幕拉上,醫生又上按人中,又是喂水。

“讓卓瑪、梅子別上線了!”李玉春說,聽到這兒,卓瑪醒來,她撥掉氧氣管子,說:“我一定要上!我不能當逃兵!”

梅子搖頭,說:“自己一定上雪線,上唐古拉!

 

106.唐古拉山哨所 日 內

一首兒當兵的歌聲在哨所回蕩,卓瑪、梅子、英子在伴跳舞。卓瑪又要暈倒,梅子在舞蹈中,用手頂著她的腰。

 

107.唐古拉山 日 外

突然發生暴風雪。

汽車拉著演出隊員暴風中雪,汽車陷入雪坑里,他們手挽手往走著,梅子倒下了,卓瑪抽出自己的鼻子上氧氣管,插入梅子的鼻子里,梅子吸了幾口,她呼吸更加急促。卓瑪將管子貼近自己臉上,氧氣沒了。

李玉春將自己的氧氣撥出,送給梅子。自己一陣列強烈的喘息起來,“教導員!”卓瑪喊道:“不行,你有哮喘病!”

教導員搖搖頭,說“聽我的!”

李青白將自己的氧氣取下,插入李玉春鼻子里。

余連火也抽出自己鼻子上的氧氣管,突然咳嗽起來。他猶豫著,將氧氣管重新插入自己的鼻子里,悄悄躲開大家……

這一切被屈秀龍看到,也被幾個人看到。

他們掙扎在風雪中……

 

108.唐古拉山 夜 外

雪山,他們一行坐在地上。教導員張嘴喘息著。

余連火氧氣袋空了!

他一陣咳嗽,李玉春上前摸著余連火的頭。

“發燒了!”

李玉春將氧氣撥出,一只手捏著管子,說:“慢點,就剩下這一點氣了!”

大家望著李玉春,他笑著搖搖頭。

屈秀龍將他們的樂器和東西全放自己身上,他坐在地上閉上眼睛,李玉春搖晃著他,說:“不能睡,挺住!”

這時,遠處一束光亮。

他們從雪地里爬起來,跌跌撞撞地向光亮的地方奔去。突然,李玉春咳嗽著,他彎下腰,一口鮮紅的血吐在白雪上。大家一看回頭跑過來。

“教導員,教導員……”

余連火將氧氣取出,遞上,插入!

空了!氧氣袋沒有氣了!

余連火望著吸引緊張的李玉春,羞愧的目光空洞洞的。

 

李玉春目光看著屈秀龍,張著嘴卻說不出話,屈秀龍將耳朵貼在他嘴邊,女兵們哭了。

屈秀龍點著頭,李玉春張大的嘴不動了……

【閃回】教導員記女兵請列假、請醫生給查體、給她們送姜湯,他在記錄女兵們跳舞次數,他在攔住曾華歌不讓打架,女兵們笑嘻嘻地叫兵馬俑……

雪域,一只雄鷹在天空盤旋!

那首兒當兵當到多高多高的地方旋律響起……

 

109.西藏寺廟 日 內

一只只酥油燈被一個老僧人點亮……

 

110.雪原 日 外

雪停了。

一輛汽車,一輛越野車停在路上。

屈秀龍將李玉春抱在懷:“教導員咱回家。”

【音樂】兒當兵,當到多高多高的地方,兒的手能摸到娘看到的月亮……

字幕:事后,余連火申請去了青藏兵站,他說他想離教導員近些!

 

111.唐古拉 日 內

【字幕2019年8月1 日】

一陣響亮的軍號響起。

曾華歌戴著墨鏡,站在號手屈秀龍的旁邊。

鄭司令點名到犧牲戰友的名字,李玉春的名字時,全體人員響亮回答:到!

那首兒當兵當到多高多高的地方的歌聲,在天空、在大地回響……


日韩高清在线亚洲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