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小說 > 正文

村里的媳婦們

       翠花婆是村里的媳婦頭兒,她年紀并不大,只是因為在族里輩份比較高,媳婦兒們都得喚她婆。翠花婆長得一點也不顯老,四十多歲了,皮膚還是那么細嫩,那么緊致,苗條的身段兒軟活得跟二十歲的小姑娘一般,走起路來似水上飄的楊柳。

       翠花婆年輕時就很愛美,每天下地回來,坐在鏡子前,用篦子一遍遍地梳著烏黑的長發,梳得似燕子尾巴一樣油光發亮。完了用鉛筆描描眉,取出抽屜里的一小片紅帖紙含在唇間抿一抿嘴,才站起來,對著鏡子,轉動身子,瞅視來瞅視去。

       廣勝爺在院里叼著煙袋,反剪著手,瞅一眼翠花婆,咳一聲說,我說,差不多行啦,又不是去相親,這哪像個農村媳婦兒?!

       農村媳婦兒怎么啦,是缺鼻子還是少眼睛啦?翠花婆從屋里出來,仰著臉,咄咄逼人地盯住廣勝爺:農村媳婦兒就該灰頭土臉,就不能打扮得漂漂亮亮啦?我得讓那些城里的婆姨瞧瞧,咱不比她們差!廣勝爺說:得,得,我說不過你,你多能呀。不過你得快點換衣服,外邊還等著呢!

       今天,她們要去咸陽的空港大酒店應聘服務員。翠花婆暗地里憋著一股勁兒,這一回一定要給農村媳婦兒爭口氣,不能再像上回那樣碰一鼻子灰,被人瞧不起了。

       村里的孫亮大學畢業后分在咸陽的空港大酒店做主管,前年酒店招聘服務員,他回村來動員村里的媳婦兒們去應聘。翠花婆有些心動,說她也想去試試。廣勝爺瞅著她:就你?你快打消那個念頭吧你!本來翠花婆就那么隨口一說,經廣勝爺這么一挖苦,她心里的那股犟勁兒反而上來了。

       那天,她特意化了妝,還涂了胭脂,換了一件綠底起紅花的鮮亮衣衫。到了那兒,排了半晌隊,熱得口干舌燥,輪到她,那位長得白白的,扎著馬尾巴的女考官用異樣的眼神瞥了她一眼,就搖搖頭,湊在亮子耳邊嘀咕了幾句,擰過臉去喊:下一位——

       翠花婆站在那半晌沒動,臉上火辣辣的。亮子過來拽拽她的衣角,把她拉到了一邊。她咬著嘴角,用手揪著衣擺,眼里含著委屈的淚花:憑啥,一句話也沒問,就搖頭,憑啥呀……

       亮子小聲道:人家就三字:艷、俗、土……翠花婆聽了,像被人當眾摑了一巴掌,滿臉通紅,半張著嘴半晌說不出話來,氣得轉身跑開了。她暗暗發誓,今生再也不來這鬼地方丟人現眼了!

       翠花婆都跑開了,亮子才反應過來,后悔得直跺腳:這回一定是傷著她了,多愛面子的一個人呀。

       翠花婆回到村,心里那股委屈勁還沒過去,呆在屋里好幾天沒出門。不過她平時嘻嘻哈哈慣了,很快就沒事人似的扛著鋤頭下地干活了。

       翠花婆不光人活泛,心眼也好,村里的媳婦兒們有事沒事都愿意往她跟前湊。農閑時節,她常帶著媳婦兒們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到鎮上去趕集,買回一大堆花花綠綠的布頭,坐在門前的碾子上做香囊,繡荷包。

       村里有誰家姑娘出閣,或娶新媳婦兒,拜堂成親,她們就一窩蜂嘰嘰嚷嚷地涌了過去幫忙。進得門捾起袖子,剪窗花的剪窗花,貼對子的貼對子,蒸花饃的蒸花饃,忙得汗涔涔不亦樂乎。得了空,就相互遞個眼色,踅摸過去,出其不意地將主家公婆壓倒在炕上,抹個大花臉,嘻嘻哈哈地討要紅包。等辦完了喜事,她們便三五成群,風風光光地到鎮上去,拿了主家給的喜錢去唱歌,或練瑜伽。有時也瘋一回,放縱一回,開瓶紅酒,喝得醉醺醺的回來。

       村里的人背地里都說翠花婆是個妖精,把媳婦兒們都給帶壞了,農村人不像農村人。廣勝爺聽了心里多少有些忐忑,擔心媳婦們心野了,就攏不住了。

       這一回機場的空港酒店招服務員,亮子又回村來動員。連廣勝爺自己都沒想到,翠花婆說她要去應聘。廣勝爺驚得睜大了眼睛,還以為聽岔了。難道這個“人來瘋”野婆子又異想天開,好了傷疤忘了疼?還是她仍記著仇,借機去攪和?廣勝爺嚇得出了一身冷汗。翠花婆笑道: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我才不會去干那種傻事呢!

       為了吸取上回的教訓,這次她們沒有刻意的化妝,涂脂抹粉,也沒有穿得花里胡哨,而是穿了平日在家穿的平平常常的服飾,自自然然地去應聘。

       村里的人都沒料到,這一回翠花婆和她帶去的媳婦兒們全都應聘上了。面試的主考官一口聲都夸她們與眾不同,身上既有一股子與生俱來的質樸的美,又落落大方,有著灑脫自如的氣質。

       她們的主要工作是為空乘人員服務,每個月管吃管住,能掙四五千塊錢呢。平日在田里干活,聽到頭頂上有轟鳴的飛機聲劃過,她們就仰起臉好奇地瞅著,心里想著,那飛機上會是什么樣兒,會坐些什么樣的人呢?現在每天都能看到起落的大飛機,那仙女般的翩翩而至的空中小姐,吃著她們做的可口飯菜贊不絕口。

       再看到大鳥一樣的飛機轟鳴著騰空而起,盤旋著飛入云端,翠花婆臉上便樂開了花。因為那仙女般的空中小姐,又帶著她的夢出發了。有一天,她也要臭美一回,跟著她們坐一回飛機,看看飛機下的五峰街是什么樣子。

       作者簡介:贠靖,陜西省作協會員,專欄作家,曾在《莽原》《短篇小說》《小小說月報》《新作家》《報刊薈萃》、中國作家網等發表中短篇小說、散文、詩歌數百篇,作品編入多部文集。

純貴坊圖片





日韩高清在线亚洲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