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網

首頁 > 文壇動態 > 正文

張莉:“她”創作,行動比實驗重要

 
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張莉。
 
《2019年中國女性文學選》,張莉編,清華大學出版2020年7月版

 
茅盾文學獎評委張莉:“她”創作,行動比實驗重要
 
  今年,女性題材影視作品相當火熱。比如《誰說我結不了婚》《二十不惑》《三十而已》《他其實沒有那么愛你》《摩天大樓》《白色月光》,從陣容到制作都不一般,常常引起網友對女性話題的熱議。
 
  近日,《2019年中國女性文學選》(以下簡稱《女性文學選》)出版。這是國內首部聚焦中國當代女性寫作的文選,圍繞“愛”“秘密”“遠方”三個主題,呈現了20位中國當代女性寫作者的短篇佳作。
 
  《女性文學選》的主編是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的張莉教授。作為茅盾文學獎評委,同時也作為一名女性文學研究學者,“她時代”女性創作現狀如何?張莉在訪談中進行了分享。
 
  關注“新銳”也要記住曾經的思考
 
  策劃這樣一部文選的思想契機,可以追溯到張莉多年前寫作博士論文的時候。在找研究資料的過程中,她發現女性作家的作品只能從零散的雜志或作家本人的作品集里才能找到。于是想到,如果可以有年選按年度來收集女作家的作品,這對相關領域的研究者和作家群體來說,將是很有意義的工作。到了十年、二十年之后,這系列的年選就可以成為未來研究者的基礎資料。
 
  2019年7月,《女性文學選》的編撰工作正式開展。佳作這么多,以什么標準去選呢?強調文學性和傾向新銳作家,是張莉遴選的主要標準。從幾百篇作品篩選到100篇以內,再從50篇進到30篇、20篇,遴選的難度越來越高。目前呈現在讀者眼前的文選,20位作家中,有10位是“85后”的新銳女作家,如王海雪、草白、王侃瑜、崔君、淡豹、修新羽等。在一部年選中收入這么多的新面孔,可謂大膽的嘗試。而這一嘗試更是獨具匠心的,因為從不同年齡層女作家的文字中呈現出來的現實,才足以構建出一個相對完整而真實的當代中國女性心靈世界。
 
  目標“日常”強調文學的女性寫作
 
  談到女性寫作,張莉認為關注點應該更多地放在“文學”上,作品的內容要反映女性的生存狀態,強調“日常性”。這一選文態度,與關注尖銳“問題”的話題式寫作,或實驗性的“先鋒”寫作很不一樣。
 
  舍棄了形式上的“乖張”,放下了內容上的“罕見”,女作家在寫作中得天獨厚的細膩、溫暖和敏感的特質,在一個平凡的故事,一段尋常的經歷中,更加自在地綻放出來。于是,女性寫作中的文學價值得以真正凸顯,也由此,女性究竟在用怎樣的視角看世界,又是本著怎樣的態度在理解自己,世界又是如何回應女性的思索,所有這些問題才得以“心平氣和地”在作品中展開探索。
 
  訪談中聊到了書里的幾個作家,比如王海雪。她是1989年出生的海南女作家,是北京師范大學與魯院合作研究生,現在海南生活。張莉非常欣賞王海雪,認為她是很有文學創作力、生命能量也極充沛的女性寫作者。她收入年選的短篇小說《夏多布里昂對話》是一個一夜寫就的故事,在這個短篇里,王海雪探索了妥協、破壞和自由之間的關系,給人帶來驚喜。

  在7月的網絡新書發布會上,王海雪談到自己對“女性自我凝視”問題的思考,認為歷史上女性面臨的生育、婚姻等問題,時至今日,這些問題依然困擾著女性。即使是一個受到過高等教育、物質上并不匱乏的現代都市女性,還是會在人生進階的諸多節點上,面臨左右為難的抉擇,承受來自內心的焦灼。對這些問題的思考,顯示了這位作家與眾不同的思考力。

  這種困境是純粹外在的嗎?它們只是來源于傳統文化價值體系嗎?如果改變真的來自內心,那么女性應更加主動地打破環境的桎梏。
 
  注重“行動”完成寫作的精神突破
 
  思想落到實踐,才能展現真正的力量。女性寫作也是如此。再多的文學藝術探討、寫作方式實驗,比不過一次誠懇的寫作行動。張莉認為,對女性寫作者來說,更重要的是去多閱讀、多寫作。時代需要女性寫作者去創作的,是與女性的生存能夠形成真正互動的作品,無論在深刻程度還是篇幅體量上,都應具備更重的分量。
 
  簡·奧斯汀的時代,女作家要給自己取個男性的名字才有勇氣出版作品;伍爾夫的時代,女作家渴望的是一間能安心寫作的房間。現在,經濟獨立的女性越來越多,女性也有了創作上的自由。然而,當代女性寫作者仍然面臨內心的困境。
 
  我們不會把托爾斯泰和讓安娜·卡列尼娜遭遇愛情的沃倫斯基的形象畫等號,不會說包法利夫人性格中的幼稚和虛榮里有福樓拜的影子,即使大作家自己曾說過“包法利夫人就是我”。而伊麗莎白與達西先生終成眷屬,我們是不是又可以那么自然地,把這一結局遷移為終身未婚的女作家,在虛構中實現個人命運?是不是很多次地,把作為獨立靈魂平等站在羅切斯特先生面前的簡·愛,當作夏洛蒂·勃朗特自己?這種對應不僅存在于讀者眼中,也潛伏在女性寫作者自己的心里。
 
  那么,女性寫作者們真能跳出虛構的或真實的藩籬,去真正地進行寫作嗎?在自由已然被賦予的時代,創作中心靈的自在,或許還要我們自己去尋找。而《2019年中國女性文學選》的問世,便是行動的一部分。
 
(本文作者系復旦大學外國哲學博士)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來源:海南日報
作者:葉子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0915/c405057-31861137.html
 
日韩高清在线亚洲专区